http://www.ynhyfs.com/
云南鸿运风水文化研究院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为了一个虔诚的愿望——会泽鉴穴记(曲靖会泽)

来源:云南鸿运风水文化研究院作者:峰峦法师网址:http://www.ynhyfs.com/浏览数:173 

           

         为了一个虔诚的愿望——会泽鉴穴记


                         

 

                               缘来是位志同者



   仁厚、诚实、热情和礼貌,是我对事主雷先生的初面印象,也是永久的印记!这样的感觉始终贯穿着我的整个鉴穴过程。

   和雷先生的初联,始于7月初的一个上午。是日,我和家父在为昆明的一位事主去金陵公墓查祖坟的归途中,接到了他的电话。我们的交流犹如穿梭于城市中的车流,虽然缓慢,但稳步而认真。

   电波中雷先生告诉我,他是位风水爱好者,从网络上查询到我们风水文化研究院的相关信息,感觉内容很真实亲切,有别于许多浮虚的风水网站,盛赞我这么年轻在风水文化上有如此之高的造诣,想加入我们的队伍,以求指点迷津,助谋事业。赞羡之情和虔诚之心已溢于言表,但和以前很多人向我提出的类似愿望一样,我除了对雷先生的信任和赞许表示由衷的感谢外,此刻我真的没办法对他的愿望给予答复。因为我们根别于其他很多风水从业人员或机构四处广招兵马的泛滥之举,十几代的家传祖训和行规戒律,让我们对招徒行为是如此的认真和谨慎。这是对真传风水文化的尊重和保护,也是对当今诸多人员对传统国粹文化的亵渎和泛骗行为所进行的抵制行动,让风水文化回归本真。

   品德、悟性、缘分、时间考验等词调,是我给雷先生的唯一答复。互为朋友,是我们暂时都能接受的选择。所有的一切预想都只能留给时间检验。





                               心心,还是那颗心



   往后的日子,事主偶尔会在网上和我交流关于风水的一些问题和对行业的看法。一天下午,事主发来一张卫星图片,初看是一幅让人心动的风水图,是事主为其父母所预选的寿用之穴场图,想请我参考是否具备风水价值。我对事主的回答是:据图片显示,来龙悠远,开账化煞,主龙自身化砂而护穴,堂局开阔,整体具备有地之格局。但判断地的标准不光以远看为准,还需近甄。古书有言:远看有,近看无,为无;远看无,近看有,为有。故择地不是简单几张卫星图片就能作为评判标准的,还需近查其气场、穴点、消砂纳水、分金立向等因素综合考虑后,方能定夺。千古之验,不可轻视。

   事主对我的初评非常认可,表示一定要请我抽空亲临现场甄别,以定夺是否可用。

   百善孝为先,事主能这么早就为其父母考虑百年后的归根之地,此种挚孝之情,让我感动,我没有理由拒绝这颗纯善的心。




                                   “洋芋之乡”



    8月15日 ,恰逢周末,是事主和我预约的鉴穴日子。我提前几天处理完其他事务,准备如约赶往事主老家——曲靖市会泽县的一个郊区乡镇。

   为了防止沿途拥堵,我一早便驱车出发,同去的还有我的一位律师朋友。早上的道路畅通无阻,空气也无比清新。我和律师朋友在天南海北的聊天中向目的地疾驰。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会泽县城。

   会泽,位于乌蒙山主峰脚下的一个槽坝地块,属滇东北部的一个温带高原城市,古夜郎国故地,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有“万里京运第一城”之美誉,由于会泽盛产洋芋,也被很多人称为“洋芋之乡”。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滇系军阀的创始人和领导者、西南近代风云人物——唐继尧、工农革命的先驱——蒋开榜烈士等名人皆出生于会泽。

                                      (会泽县城)

   进入城区,事主早也在离高速路口不远的一个街口迎接我们。相互寒暄后,我们来到事主提前定好的一家餐厅进行午餐。同宴的还有事主的妻女和他朋友一家以及我一个在会泽房管局工作的朋友。午宴在我们之间轻松愉快的交流和聊天中进行着。席间,事主对我说:“孙老师,看来你很随和,没有我预想的难处。”我对事主说:“这就对了,我们年龄相近,易于沟通,再说风水这种行业的处‘事’首先是处‘德’和处‘人’,你也很为人,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

   事主是当地的一位医生,为人和处事中处处附散着细心谦逊的职业特质,仁厚、诚实、热情和礼貌,是我对事主的印象。这让我不断回嚼着事主前几天预约我时对我多次提起的谦逊之话:他们乡下穷乡僻壤的,吃粗粮,住陋舍,气候时晴时雨,怕我不习惯。事主之前的客气之语正确的反应了其淳厚的为人,犹如“洋芋之乡”的朴实之称一样,外素内实,精置其内。




                                     祖坟查看



   饭后,事主开车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行人向事主老家赶去。二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事主老家,一个位于县城郊外的村庄。

   到家简单休整后,准备上山鉴穴。目的地离事主家还有很长一段路程,事主开车载上我们一行人慢慢往山里进发,上山的路盘旋而颠簸。路上,事主对我说,路途要经过其祖父母的坟地,鉴穴之前,先带我去看看此地,请我评价一下风水价值如何。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其祖父母的墓地前,是一处位于玉米林中已立过碑的并葬双墓穴。并排而葬的还有位于双墓右侧的其曾祖父之墓,此墓未立碑,三墓皆同山同向。此处地块左右皆混葬着许多坟墓。

                                    (此穴的座式图)

   此穴来龙缓软但不失神韵,阳来阴受,浅龙入首而化穴,落穴之处为一宽大圆正的窝形大平台,整体座式如太师之椅,气场宏大真纯。



                                      (青龙方)

   青龙起伏眠绕顾穴,微憾之处是离穴稍远且山势略低,但整体运势顾穴而有情,故并无大碍。



                                       (白虎方)

   白虎随穴顾主贴身环绕而来,气韵饱满。



                                      (朱雀方)

   朱雀方,“一”字文星之贵案正列于穴前,案外之山如戏团般围穴而舞,与案台之山形成叠高之状,堂气宽正,气派恢弘,运势长远。

   坟墓座壬向丙,右方来水为巨门之水,主儿孙世代荣昌,多生贵子;左方来水为贪狼之水,主早发科甲,人丁兴旺;左右来水以长生论,皆处于吉位;事主祖父生于丙辰年,山家与亡命相合,祖母生于丁巳年,山家与亡命不合,略有缺憾,但以”穴真以好论“之原理,并无大碍;碑文字数黄道逢在”生“方,理数大吉。

   根据以上堪舆要素,我对事主说:“这是一处难得的好穴,气场很大,我很欣赏,属于你们家的好祖坟;略有缺点的是青龙砂护穴稍远,并且略低,辛亏神态和运势都能顾穴;来龙入首虽略坦软,但穴位真,如葬在上边一台地(此墓后边还有一台地,已埋葬几个年代久远的老坟),入首倒是饱满,但穴位前边倾斜,神态没下边聚气;埋葬的位置再往左边一点就更好了,那样龙气就比现在这里饱满了;以后的子孙中,二房会稍强于长房或女方会稍旺于男方,但整体无大碍,总之此穴属于很上格的风水好的!”事主听了我的判论后,很是高兴,不断的点头认可。




                                检验,根于真理



   查看完祖坟后,我们继续赶路,向事主原来所点的穴位地方驶去,以开始真正的鉴穴作业。

   通往目的地的山路叠绕崎岖,沿途有很多放牧或挖土豆的农民,处处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清新而让人思味。

                                   (叠绕崎岖的山路)


 

                                    (沿路的放牧者)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慢慢接近目标。由于车路不能通往目的地,事主只能把车停在一个废弃的养殖场旁边,我们下车徒步而行。

   翻过一个山头后,事主指着对面的一片山林对我说:“孙老师,就在对面的那片山里了,依你看,你会把穴位点在那条山呢?”

                                  (穴位所在的区域)

   事主的提问也许是出于验证他原来所点穴位的龙脉是否和我的隔山判断标准初合。我对事主说:“以我看,应把穴位点在中间的那条龙上,至于穴点具体位置,需要亲临现场实地考察。”事主回答道:“对,我原来看的穴位就在中间这条龙上,我们一起实地看看吧?”

   好,那就往山里走........

   通往目的地的路线被茂密的松树林所覆盖,我们踩着厚厚的落地松叶摸索着往山上爬。事主的父亲虽年事较高,却步履稳健,跋山涉林一点不落后于我们。农村的纯洁生活环境不但润化了人们朴善的心灵,还滋养了健康的身板。

                                   (松林覆盖的山体)

   几分钟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展现在眼前的是闪落于半山之间的一块几十平方米的半圆形平地。从山形气运上看,平台往上为鼓凸之山延徐而下,再无穴迹可寻,平台以下是逐渐扩张的扇形之地,龙散气消,更无穴可证,只有这个平台为此条龙之唯一穴位。事主告诉我:“孙老师,就这里了,你看一下怎么样?”

   此穴藏蔽于紧密的松林之中,几乎无法目测四周的龙形山势。经过多次选择几个高位置的观测点,才最终初判了穴位的风水格局。再进行细致的立向测位和山式分析后,我的心里大概有了定论。结果,却不太遂愿。

                                   (远看此穴之坐式)

   结论为:

    1、就整个龙势运行格局看,远看神态尚可,穴位也只有此处可点,但近瞧入首却气韵不足。凭随山而下的以前流过水的细沟痕迹,就证明此穴入首真气不足,如真气饱满,平时细水绝不会随脊而下。气不足,则穴位有型也为假;

    2、左右护砂呈虎高龙低之状,且神韵及高低悬殊过大。葬后会导致后代中弟兄或男女间发展极不均衡,出现二房旺,长房差、或女方旺,男方差的悬殊情况;

    3、水纳不尽。此穴只能立乾山巽向或亥山巳向。以乾山巽向论:左边来水为破军之水,主会出凶暴之人、充军之贼,伴有官司缠身、疾病癫狂等不幸之事发生;右边来水为文曲之水,主出少亡、疾病、败家等不吉之事。以亥山巳向论:左边来水为禄存之水,主先败长房、男妖女亡、子孙聋哑等凶事发生;右边来水为廉贞之水,主遭长房败落、瘟疫病殃、眼疾脚残等灾。

    4、前方的朝向及堂局因树木遮蔽,暂无法详断,但有以上三点结论,已经足以定格此穴的风水价值了。

   对于此穴的鉴定结论,我虽未细致明白的分析给事主听,但事主毕竟是对风水知识有所了解的人,在我的整个鉴穴作业中,现场的书籍查阅过程我都毫无保留的让事主亲睹参与。当他看到了书上的相关不吉断语和我的大概分析后,从他的眼神我已经读懂了其遗憾和失望的复杂心态。此穴的好坏和取舍,他应该早也明白于心。

  志同者,则意通。真理,不怕检验!




                                   有梦想,就能圆



   鉴穴完毕下山时,已夕阳近山,我们准备往事主家里赶。刚走到停车处时,发现汽车右后轮却蔫气了。经过一行人的竭力修换也无济于事,最终只能从县城请个专业修车师傅赶赴修理,方算解决问题。

                                (事主及朋友在维修车辆)

   回到事主家里时,也是晚上十点过。事主的母亲早也做好丰盛的晚餐等着我们,醇香的农家味道和一家人的盛情之待早已暖化了我们的一天疲劳。席间,事主和我交流着关于今天鉴穴过程的种种。事主的想法是,此穴既然不好,只能舍弃了,以后有时间再请我寻一个上好的风水穴位,以报答其父母的劳苦和养育之恩。

   晚上睡觉时,我躺在床上始终在想关于鉴穴返家时事主汽车蔫气的事。此事虽然是一种巧合,但也许是职业敏感的缘故,我宁可把它看作是一种预兆和提示。轮胎在这种巧合的时间泄气,预示着这个穴位不能遂事主之愿。舍弃掉,只能重来。当时我把此事经过发短信告知家父,家父卜了一卦,其卦语惊人的吻合事情的始末。冥冥之中,早有定数。但我至今都没把这件事告知于事主,因为尊严、意会就是最好的告知。

   翌日早晨,我再次查阅相关风水书籍以验证头天的鉴穴记录,其结果,仍然一致。复查的目的是遵循历代宗师的严谨办事遗训以及对事主及其家人的尊重和负责。这样的习惯,一直贯穿着我的从业始终。

   上午,受事主所邀再为其查看住宅风水。事毕,我们在事主全家的再一次盛情款待后惜别了这个会泽郊外的乡村。

                                      (会泽郊的乡村)

    此次的会泽鉴穴之行,情感是复杂的。于事主及我的心里期望讲,是缺憾的,因为残酷的现实没有遂事主所愿;于鉴穴过程和结论讲,又是完美的,因为它让我再一次揭开了风水伪穴的狰狞面目,避祸于众。

   再次感谢事主全家的淳厚之情,感恩缘识如此仁厚的事主。

  圆梦,不分早晚。

  有梦,就能圆!


 

                                              乙未年七月二十日记于昆明


上一篇:  国学十二道
预约咨询

联系人:孙老师

电 话:18687040288

邮 箱:228745787@qq.com

地 址:中国.昆明市呈贡新区鸿运大道交石龙路北1千米中豪优活城



研究院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8:30-17:30